时时彩平台哪个好

和谐“美满”社区的守护者——记樊城区美满社区律师卫樊

来自:襄阳司法 时间:2019-09-18

卫樊是襄阳学院中文专业毕业生,当过中学语文老师,2009年通过了司法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,2010年起在襄阳市春园律师事务所执业。

“律师进社区”活动开展以来,他作为第一批社区律师,入驻樊城区清河口街道美满社区。由于语文功底好,责任心强,做起调解工作来条理清晰,得心应手。六年来,他参与调解的民事案件多达70余件,化解了大量的社会矛盾,促进了社区和谐,得到社区领导和居民的广泛好评。

image.png

图为:采访美满社区卫樊律师和社区冯莹书记


消除房产“继承”误区


社区有老两口,都八十多岁了,育有三个女儿,均已成家立业。老人平时与大女儿住在一起。老两口在辖区有一套旧房子,前两年拆除。开发商与老两口之间签有《房屋拆迁补偿协议》。按照协议约定,开发商对老两口进行了补偿。随后,老两口用补偿款,在长征东路购买了一套商品房,与大女儿一起居住。

今年4月份,二女儿和小女儿找到卫律师,声称自己对父母原来住的老房子有“继承权”。理由是:以前在父母身边,每月工资都给了父母。老房子拆除后,开发商支付的拆迁补偿款应有自己一份。父母拿着补偿款在长征东路买房,与大姐住在一起,两女没有得到任何补偿。找父母要,父母不给,遂到社区要求查看《拆迁补偿协议》,了解父母到底得到多少补偿款,并要求社区出具老房子建造时间证明,以便打官司用。

卫律师和社区调解人员安抚两女情绪后,对具体情况进行走访调查。据了解,老房子是1989年由其父母盖的,当时两女尚未成年。在与父母联系时,老人讲:“要找直接找我们,找社区做什么?”

几天后两女再次来到社区。卫律师先是更正她们的用语错误,父母健在,是不发生继承关系的,要求继承父母房产的份额,是对《继承法》的误解。随后,卫律师向她们宣讲了相关继承知识。关于《拆迁补偿协议》,卫律师告诉两女:补偿协议当时一式二份,一份在开发商处,一份在父母手上,社区没有留存,不能找社区要。关于要求社区出具老房子建造时间证明,卫律师表示,社区是1994年成立的,没有义务证明之前发生的民事关系和法律事实,所以无法出具。至于两人声称工作之后把工资收入交给父母,因此要求获得拆迁补偿款,卫律师耐心地劝解:“你们说的可能是事实。但与父母盖房之间有没有必然联系,需要证据证明。你们现在手头无任何证据,怎样证明?又怎样打官司?关于补偿款的事,还得你们和父母之间好好沟通,毕竟是一家人。”卫律师入情入理,条分缕析,两女口服心服,之后没有再到社区投诉。


化解动物“侵权”赔偿


宋先生年逾七旬,家住樊城区某小区,是一位转业军人,平时爱好锻炼,每天早上到长征路黑马广场空地晨练。

李先生家住长征路黑马广场附近小区,位置比较偏僻,为看家护院,养了一只体型硕大的犬,平时用绳子拴着,并建有护栏。去年十月,早上七点多,宋先生照例出门晨练,途经李先生住处,犬突然对宋先生狂吠,前爪抓住护栏欲向外扑。宋先生吓得不轻,不慎摔倒,送至襄阳市中医院检查,属于脊椎尾骨骨折。在医院住院20天,花费医疗费近2万元,需自费5600元。

宋先生痊愈后,找对方协商赔偿事宜,没有结果,后至当地派出所请求解决。经派出所调解,双方达成协议,由李先生赔付人民币5600元。事后,李先生觉得赔付过多,没有付款,几次交涉无果。宋先生于是找到社区,说明事情原委,请求卫律师帮忙代理民事诉讼。要求对方赔付医疗费、护理费、营养费、精神损失费,共计1万余元。

卫律师了解事情经过后,对宋先生说:“你们双方已经在派出所签订了调解协议,属于双方自愿,协议内容、程序符合法律规定,一般情况下还是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为好。你再等几天,由社区和律师做做工作再说。”宋先生听从了卫律师的建议。

随后,卫律师和社区人员找到李先生,告诉他:“依据《侵权责任法》规定,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,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,你养的犬,惊吓了宋先生,造成摔伤后果,作为犬的饲养人,你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侵权责任。宋先生住院治疗,医药费主要由其他机构报销了,只让你承担其自费部分,这个要求合情合理,并不过分。你们之间已经签订调解协议,你若不履行协议约定,构成违约,宋先生就有权利提起侵权赔偿诉讼。所以我们建议你们之间还是履行协议约定。如果你不履行协议,支付这部分尾款,一旦走诉讼程序,最终在经济上将得不偿失。”经过近一个月的沟通,李先生最终履行协议约定,赔付宋先生医疗费5600元。



督促履行“赡养”义务

张某今年60多岁,是一名退休工人。在社区有一套住房。前几年老伴过世,与王女士组成家庭。张某儿子在江西一所职院当老师,已成家立业。

张某患有高血压,平时需要吃药。两人收入有限,生活艰难,向儿子、儿媳伸手,儿子、儿媳承诺钱可以给,但父亲必须离婚。无奈,2018年底,张某与王女士离婚。婚是离了,儿子、儿媳照样不理不问。今年年初,张某中风,生活不能自理,王女士不离不弃地照顾。

张某想不通,今年5月,到美满社区投诉,请求帮忙。

卫律师和社区人员及时与江西那边联系,儿子、儿媳态度比较生硬,说这是他们家庭矛盾,社区和律师是多管闲事,声称要状告社区和卫律师。卫律师和社区没有放弃,继续做工作。几经交涉,儿子、儿媳承诺养老可以,但父亲近几年的工资要交给他们、工资卡也要由他们保管。

打电话是不能解决问题了,总得想办法,让张某老有所养。卫律师与社区商议,以社区名义给张某儿子所在学校发了一封建议函,由学校出面做张某儿子的工作,或许有效。

精诚所至。不久,张某儿子打来电话,表示愿意承担父亲的养老责任。他专程请假回到美满社区,就父亲的养老一事商量解决办法。考虑到父亲现在孤单一人,行动不便,他最后决定出资把父亲送到养老院,并定期回来探望。

美满社区书记冯莹深有感触地说:“卫律师讲法到位,说理透彻,群众信服,社区满意!”

卫律师表示:做社区律师,天天与老百姓打交道,接触的多是家长里短,如果处理不好,就会引出大矛盾。一般情况下,能够不打官司的,尽量劝说不要打官司;能够调解结案的,尽量劝解双方调解结案。总体上看,效果不错,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,调解的结果与社区居民的希望之间常有落差。从一定意义上讲,法治社会建设的任务任重道远,还需要我们做出不懈的努力!


供稿:樊城区司法局 贾榜友 周国兴 黄昌雯